您现在的位置是:肉毒素>成本不足元,一针卖两三千!仿冒肉毒素案披露,牵出“微整形”黑色产业链肉毒素

成本不足元,一针卖两三千!仿冒肉毒素案披露,牵出“微整形”黑色产业链

爱鱼乐汇2022-01-15 18:10肉毒素浏览:67272

成本不足元,一针卖两三千

仿冒肉毒素案披露,牵出“微整形”黑色产业链--:·上观新闻检察机关会同公安、市场监管部门多次研讨,数次取样送检,最终涉案的“保妥适”仿冒产品被认定为假药——揭开“微整形”背后的黑色产业链陶强卢丽洁割双眼皮、打瘦脸针等“微整形”医疗美容项目越来越受消费者青睐,利益驱使下,一些不法商家动起歪脑筋,形成一条隐蔽的黑色产业链

肉毒素

一支成本不足元的仿冒“保妥适”,经过层层分销,利润竟翻了百余倍,且形成了涉及六省十地“产、供、销”一条龙的黑色产业链,给社会经济秩序和群众健康带来极大危害

近日,天津市红桥区检察院审查起诉的梁某等人涉嫌非法生产、销售假药案,将微整形美容行业背后的秘密大白于天下

成立公司批量生产“赚大钱”梁某原为重庆某制药公司的技术员,年辞职后长期从事化妆品经营

近十年的摸爬滚打,练就了他敏锐的市场嗅觉

年初,他从同行处听到有一种新药“保妥适”,这是一种临床和美容用注射药品,产自美国,主打祛皱、瘦脸,耐受性高、稳定性强、致敏性较低

“‘保妥适’可烧钱了,一针就得两三千呢

”同行的这句话让他动了心:正品这么贵,那要是找人仿制,成本就低多了,而且这效果都是因人而异,一般人发现不了

年月,通过朋友的介绍,梁某认识了杜某

杜某一直在湖北某生物制药公司任职,具有丰富的生物技术研发经验,正希望通过技术变现赚外快

梁某很快通过南京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制作了必须使用的菌种,并交由杜某,由杜某进行研发

两个月后,杜某成功研制出仿冒“保妥适”产品,一瓶成本不到元

梁某亲自试用后,觉得效果“跟真的一样”,便直接将样品发给客户使用,反馈很好

经过一系列产品质量和市场需求调查后,二人信心满满,计划将产业做大

承办此案的天津市红桥区检察院检察官杜颖向记者介绍,两名被告人从年底开始,陆续在山东日照、重庆永川、河北涿州的代工厂进行工艺试验,前后生产了几批向外销售

但由于设备问题产品合格率不高,于是,他们投资了余万元成立公司进行批量生产

杜某随后又从其他公司挖来自己的几个老朋友,说服他们技术入股,并承诺“一年最少给万元”

几人明知这是生产假药,但想想占股分红带来的高额回报,还是干了起来

经过反复试验,几人终于打磨出一套完整的制作方法,一瓶底价不足元的仿冒“保妥适”肉毒素冻干粉就诞生了

层层转销渐成黑色产业链在寻找上游“技术”支持的同时,梁某并没有闲着,从年底第一批仿冒产品制成开始,就积极拓展下游销售渠道

他想起了以前认识的某药业工作人员洪某

“洪老板,记得之前说的货吗,我这边有了,你来看看

”经过一番讨价还价,梁某最终以单价元的价格,向洪某出售肉毒素冻干粉

经过中间商层层转销,年月,部分肉毒素冻干粉到了经销商吴某、崔某和孙某手里

为了以假乱真,孙某等人想了很多办法:采用制装分离的模式,将冻干粉、说明书、标签、内托、包装盒分别寄送至仓库,由“自己人”进行包装,在外包装上用的是“保妥适”在国外销售的版本,这样“货源”可信度就大大增加了

除了向固定的客户发货之外,崔某和孙某还不断扩大经营

他们在山东省济宁市某别墅区租用了一幢别墅当“大本营”,招募了名销售员向外销售,并承诺:“产品没有统一价格,公司底价不低于元,大家可以自行加价出售,差价归自己所有;你们只负责卖产品,发货和售后都由公司负责

”经过简单的美容知识、包装工作培训后,借助网络电商平台、群组、参加美博会推广等,销售们锁定目标人群,努力向外推销仿冒“保妥适”的A型肉毒素,产品流向众多美容院、整形工作室和广大消费者

据了解,该产品在美容院售价普遍在元以上,利润翻了百余倍

杜颖介绍,这款仿冒产品也含有一些有效成分,祛皱、瘦脸效果因人而异,大部分使用者使用后并无明显不适,加之价格相对较低,在市场上大受欢迎,但安全性毫无保证

直到一名家住天津市红桥区的消费者在使用后感到不舒服,怀疑是假药并报警才使该案浮出水面

经公安机关侦查后分别在山东省济宁市、湖北省武汉市等六省十地将名犯罪嫌疑人抓获,并缴获仿冒“保妥适”“粉毒”“白毒”等进口品牌的A型肉毒素万余支

(略有删节)栏目主编:顾万全文字编辑:宋慧题图来源:视觉中国图片编辑:邵竞来源:作者:检察日报

相关文章

标签云